杨小楼 · 周志辅 · 昇平署档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9年07月19日

  由内容质量、互动评论、分享传布等多维度分值决定,勋章级别越高(),代表其在平台内的分析表示越好。

  原题目:杨小楼 · 周志辅 · 昇平署档

  邓云乡(1924-1999),山西省灵丘东河南镇人。青少年期间,先后在北京西城中学、师范大学和私立中国大学肄业。1947年结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先后任教山西大同中学,天津中学。新中国成立后,在北京地方燃料工业部工作。1953年10月起,先后在姑苏电校与南京电校教书。1956年1月在上海电力学院教书,至1993年退休。著有《燕京乡土记》、《北京的风土》、《红楼风尚谭》、《北京四合院》、《清代陈腔滥调文》等。

  看地方电视台播放“名人谈京剧”节目,故宫博物院朱家溍老先生讲说杨小楼京剧艺术,我不由想起了写过《杨小楼评传》,现远在美国的周志辅先生。三年前远在澳大利亚的柳存仁传授寄给我一个邮封,路上曾经破损,打开一看,是一个红色笺纸盒子,两头贴着鹅黄色签子:“戏目笺· 己卯春· 几礼居制”。里面几个单页、扉页“留念杨小楼供奉”几个字,被一个边框框着。里面三张正色洋纸单片,印着杨小楼在第一舞台演戏的戏单。一是“连环套拜山盗钩”,副角是王长林、黄润甫等人。大轴是王瑶卿“河汉配”。二是“霸王别姬”,与梅兰芳挂并牌,戏在大轴。三是“宏碧缘”,与贾璧云挂并牌,也在压轴。

  杨小楼便装照

  盒子底部贴着版权牌子,上写:几礼居制戏目笺,全盒十页,订价美金xx元。版权所有,不准翻印。一九三八岁首年月版,一九七七年再版。初印者,周志辅,再印者,周肇良,刊行所,周志良书画馆,西雅图市拉都纳路四〇一四号。

  版权页上写的是十页,而我只收到三张,连扉页四张,而邮封又是破损的,看来是在邮递或查抄过程中,不知被哪一位仁人君子随手牵羊取出了,不外也还要感谢感动他,由于好歹我还收到三张,若是一张也收不到,只寄个空盒子,甚或底子不送来,我也无可若何,不外丢失的那七张,我在香港中文大学已故牟润孙传授《几礼居制戏目笺题记》中找到了,本来这十张是按时间挨次陈列的,我收到的是第一张民四“连环套”、第六张民七“宏碧缘”,第七张民国十一年“霸王别姬”,被随手牵羊拿走的是第二张民六杨小楼、梅兰芳、王凤卿三人挂并牌的“长坂坡、汉津口”,第三张民六杨小楼大轴的“蟠桃会”,第四张民六杨小楼大轴的“铁笼山”,第五张民七杨小楼大轴的“水帘洞”,第八张民国十八年杨小楼配角,侯喜瑞、赵艳华跨刀大轴戏的“山神庙”(以上均第一舞台,火警后再未重建),第九张、第十张,都是吉利大戏院的,一是民国二十三年杨小楼、郝寿臣大轴戏“挂印封金、灞桥挑袍”,二是民国二十六年杨小楼、尚小云大轴“湘江会”,这十张信笺昔时是为了留念杨小楼逝世印刷的。

  杨小楼之《连环套》

  杨氏卒于民国二十七年二月十四日,第一版的印成自由此后,不外其时琉璃厂南纸店印笺纸,由刻版到印制十分快,况且这种戏单都是大小字,不是绘画,刻版既易,印刷也不要套色,一种颜色,淡一些就能够了,由于印成笺纸,或卖或送人,都要预备人家再用来写字,所以底色要浓艳恼人。天然当岁首年月版,即使用彩色纸,也都是宣纸染后印的。1977年美国西雅图周肇良书画馆再版,天然再没有宣纸,而满是甩淡黄、淡绿等较厚的印刷纸印的,虽没有宣纸印的文雅,但好在没有光,又是用姜黄色彩印的,看上去也还古色古香,十分典雅。

  周老先生寄给存仁传授两盒,存仁传授又从遥远的坎培拉分寄给我一盒,这点深挚挚着的交谊,都是基于对北京半个多世纪前保守文化氛围、文雅艺术的深切眷恋,虽远在万里之外西雅图、坎培拉,沉湎于旧梦的情愫,仍低回于第一舞台,吉利戏院的管弦声中、锣鼓点上,不外寄到我这里时,却有两点十分可惜。即第一是十张被人随手牵羊拿走七张,第二是我不懂戏,我也没有看过杨小楼的戏,虽然有些孤负存仁传授远道寄赠“杨小楼供奉戏单”名笺的厚意,但这古色古香的“洋”笺,也深深打动了我,开启了我的回忆之窗。一是关于杨小楼的、二是关于周老先生的。

  杨小楼是京剧界、过去叫梨园行的老前辈,和谭鑫培、王瑶卿等位清末都应过宫廷的差事,进宫给西太后唱过戏,所以叫“供奉”,唱武生,武工、嗓子、扮相都好,也应猴戏、红生(揉红脸扮关公)及后来专由花脸唱的西楚霸王等等。这十张戏单中,他演“连环套”的黄天霸、“长坂坡”的赵云、“蟠桃会”孙悟空、“铁笼山”演某某、“水帘洞”孙悟空、“宏碧缘”骆宏雄、“霸王别姬”楚霸王、“山神庙”林冲、“挂印封金”关羽、“湘江会”演某某。可见戏路子长短常宽广的。不外十分抱愧,我一出都未看过,并且京戏学问窘蹙,“铁笼山”、“湘江会”二出剧中人物是谁,我一时也说不出了。

  杨小楼之《铁笼山》

  不外我对杨小楼的大名小时就是听惯的,在大学时听顾随先生讲词曲课程,每次上课总有三分之一时间讲京戏:“听余叔岩唱腔,仿佛六月里吃冰镇沙瓤大西瓜那么爽气……杨小楼唱霸王别姬,那真是帝王气宇,一到金少山,那就完满是山大王了,哪里有半点儿帝王气呢……”

  羡季先生这两段话,我不知听了几多遍,只是听先生讲时,杨供奉作古已七八年了。1949年秋我加入工作后,替公家买房,房牙子引见去看西河沿杨小楼的房子,认识了他女婿刘砚芳,房子是西式的,有平台能够瞭望。那天是八月下旬,和他女婿在平台上聊天,上身赤膊,而下身却穿条皮裤,刘砚芳的这种怪打扮,给我留下极深的印象——关于杨小楼的间接学问,我则只要这点了。

  二是周志辅先生,名明泰,书斋名“几礼居”,安徽至德人。祖父周馥,官至两江总督,父周学熙,清末官至农工商部丞参,民国初年,两任财务部长,是办企业、理财的专家。其《自撰墓志铭》(见《周止庵先生别传》所收)云:“……子五,明泰、明焯、明夔、明思皆读书守家法,明谦早卒。”几年前在扬州,和周绍良先生同住扬州饭馆,我问他对志辅先生若何称号?他说叫“二伯父”。

  志辅先生正如其尊人止庵先生《自撰墓志铭》中所说:“读书守家法”,学问极好,淹通经史,著作丰硕。早岁对《易经》《三国志》等经、史都有深切研究,有专著出书。并且酷好京剧,不止是像一般老式京剧快乐喜爱者那样,只是捧演员、学演唱、登台票戏等等,而是从学术概念出发,留意收集京剧材料,持久堆集,保留了大量京剧史料,只最不起眼,过去被听众随手扔掉的戏单,他就从光绪七年的戏单收集起,直到民国三十六年,堆集近万张,编为六大册。此外还有合肥方氏昆弋《伶官谱》、昆弋《身材谱甲、乙编》《曲谱萃珍》《曲谱选萃》、内廷剧目《江流记》《进瓜记》、内廷昆弋剧目大书《昭代箫韶》、长秘戏图旧抄《光彩提纲》《长秘戏图外学戏目》《内廷承应戏目》《乾隆九年春台班戏目》《昇平署脸谱》《仿昇平署脸谱》等。

  这些纷繁的京剧史料,在周志辅先生分开大陆时,都透交顾廷龙先生掌管的合众藏书楼。据起潜丈前年告诉我,这些戏单材料等装了好几大箱,此刻都在上海藏书楼收藏着。香港中文大学巳故牟润孙传授十五年前曾写有《一批被遗忘的宝贵中国戏曲史料——<几礼居藏戏曲文献目次>读跋文》一文(刊于《明报月刊》,后收入《海遗杂著》一书中),对志辅先生这批京剧史料,作了细致的引见。只是文中说“顾起潜(燕大同窗,颉刚先生族侄)”一句,则正好说反了。由于起潜丈是顾颉刚先生小叔叔,而颉刚先生恰是起潜丈族侄。看颉刚先生《辛未访古日志》(收入《开明书店二十周年文集》一书)序言说的最清晰:“予既离北平,从叔起潜先生为之安放书物……而以稿件之较划一者存于天津中国银行书库”便可知其叔侄关系,谁是叔叔,谁是侄儿了。

  再有牟文未提到30年代已印刷出书的《几礼居戏曲丛书》,也是较可惜的,由于在30年代前期,周志辅先生已在北平出书了《几礼居戏曲丛书》,我收有丛书的第四种《清昇平署存档事例漫抄》六卷并附录一大册。其它见书后所刊目次,另有第一种《都门纪略中之戏曲史料》一册,订价大洋五角,第二种《五十年来北平戏剧史料》,全书六册,订价大洋四元(按此书订价,以黄金价钱上涨四五十倍计较,约合此刻160元至200元。此书牟文中曾写到,但所说戏单年代不合错误,因而书出书目次刊在1933年丛书第四种的后面,排为第二种,不成能收有1936年的戏单),第三种是《道咸以来梨园系年小录》一册,订价大洋一元。《几礼居戏曲丛书》已出书的,除此四种外,能否还有其它书,我不晓得。

  清宫戏画《二进宫》

  我的这本《漫抄》,出书于民国二十二年三月,书签为胡适之先生所题,六卷合订线装一厚册,大本有光纸铅印,版式是老式的,有乌丝格,无标点,页17行、行40字,卷首有作者自序,有分卷目次。卷一为“岁时”,细目从“除夕”至“大年节”、“国服期内除夕”16小题目,卷二“喜寿”,由“皇太后万寿”至“国服期内万寿”14小题目,卷三“轨制”,由“南府官职赋税”至“演戏旨意”九个小题目,卷四“光彩”,由“开场团场及轴子”至“内务府堂谕”25小题目。卷五“品种”,由“十番学”至“乐部”16小题目,卷六“大型剧目”,由“惩恶金科”至“锋剑春秋”11小题目。还有附录四:“乐器摺一”、“乐器摺二”、“安设乐器次序单”、“存档释名及细目”。

  昇平署是清代后期宫廷伶官的常设机构,有如唐代的梨园。作者在序中说:客岁冬余得尽观北平藏书楼所收海盐朱氏旧藏清昇平署档案五百余册,此中有嘉庆年间南府之档案若干册,自道光七年,改南府为昇平署,积年档案除光绪三十四年几全散佚,其余鲜有阙者。探本溯源,对于清廷演剧之情状,可略得其梗概矣……

  序言后面详述自乾隆南巡,招江南伶工入京供奉内廷,曰民籍学生,直至嘉庆末年不曾改变,同时又有旗籍学生,均称之外学。而南府寺人则称内学。其后四大徽班进京,皮黄大兴,咸丰帝后酷嗜俗乐,又挑选民籍学生进内演戏,直至同光之际,慈禧更嗜皮黄,表里学生,不够应差,传外边梨园进内演戏。如许宫廷演戏,就呈现了“本”(宫内寺人)、“府”(昇平署学生)、“外”(外边梨园)鼎足而三的场合排场,至清末庚子当前,则外班出名脚色,强半列名供奉,同于昇平署内、外学。无传外班之需要,慈禧晚年,日以声歌自娱,乃清代宫廷演戏极盛之期间。以及时间耽误,清代宫廷便宜诸大传奇,作者先于序中,陈述因果,作详尽之概述,不啻一篇清代宫廷戏剧简史。全书均于移录大量档案材料,分门别类完成之。其实是一部很详实的戏剧史乘。

  本书内容详尽,文中不便多所援用,不妨举一两个例子,如前面说到的杨小楼,卷三光绪十四年档记十一月初七日“总管奏准补民籍随手二名、民籍教习二名,交进随手……教习生杨月楼,年四十岁,小生王木樨,年三十岁,此四名每月食银二两,白米十口,公费制钱一串。”按此杨月搂,就是杨小楼的父亲。后此十九年,光绪三十二年“恩赏日志档”记十月十五日云:“总管挑得民籍教习武生杨小楼、梆子笛傅振廷。”如许杨小楼也进宫当差,父子均可称为“供奉”了。

  书后列《清昇平署存档细目》:起自嘉庆十一年恩赏档一册,终至宣统十五年(按即民国十二年)恩赏日志档、银钱档各一册,共531册。原藏海盐朱氏,后均归北平藏书楼。此刻则都在北京藏书楼收藏了。妙在辛亥之后,溥仪尚排了十几年宣统年号。此刻读者,于此亦可见本世纪初期,也就是民国初年,对清代亡国之君,何等宽大。也许感应奇异,或者想,那时峻厉些,可能后来大概不会有满洲儿皇帝。不外这是题外话,就不必多说了。只是远在美国西雅图的周志辅老先生,此刻当是百岁白叟了,致以遥远的祝愿吧。

  (此文写完时,动静传来,周志辅老先生已于美国西雅图寓中作古,享寿九十九岁。二三十年代学人凋谢殆尽,回首保守旧学,为之黯然。谨以此文作为对白叟的悼念吧。甲戌立冬后云乡又志。)

  (《书情旧梦:邓云乡漫笔》)

  怀旧前往搜狐,查看更多

(编辑:admin)
http://islitherio.com/yxl/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