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梨园旧事】梅兰芳杨小楼霸王别姬 创排背后的故事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9年07月25日

  梅兰芳和杨小楼交谊非统一般。杨小楼是梅兰芳外祖父杨隆寿的门徒, 论辈分, 他是梅兰

  芳的叔辈。杨小楼很喜好梅兰芳这个小侄子, 他常常抱着梅兰芳送他到书馆去, 有时杨小楼还让梅兰芳跨在他的肩头。一路上杨小楼会买点冰糖葫芦之类的工具给梅兰芳吃, 或者讲点民间故事给他听,逗他欢愉。

  1920年冬天, 梅兰芳的喜群社和杨小楼的梨园合作组建了崇林社, 由于梅和杨二字都从

  木, 故取此班名。1911年1月起, 祟林社就在煤市街南口的文明茶园开演, 接着又挪到东安市场吉利茶园表演。

  1921年下半年, 崇林社仍在吉利茶园表演,这时梅兰芳和杨小楼起头编排一出新戏,那就是

  《霸王别姬》。杨小楼在桐馨社时, 曾与钱金福、尚小云等编演过《楚汉争》一、二、三、四本, 杨小楼演过霸王项羽的脚色, 但这个戏太侧重交接故工作节, 项羽这小我物不太凸起, 有点豪杰无用武之地。此次从头编演, 由齐如山按照明代沈采所撰传奇《令媛记》改编, 也参考了《楚汉争》的簿本。初稿写出来, 场子还比力多, 分头二本, 两天才能演完。这时已到了1921年的冬天, 正预备排练之际, 一天吴震修来访, 他十分同意梅、杨合演《霸王别姬》, 但看了脚本, 感觉分头二本两天演不当, 怕站不住, 杨、梅二位也枉费精神, 他爽快地提出须改成一天演完。其时曾经到了写单天职给大师的时候, 又要大拆大改, 齐如山感应为难, 就说:“你要改, 就请本人改。”吴震修却笑着接管了下来: “我没写过戏, 来碰运气, 给我两天功夫, 我在家揣摩揣摩, 后天一准交卷。”两天后, 吴震修拿来了改稿, 他对齐先生说: “我曾经勾掉了不少场子, 这些场子和剧情的主要关子还没有什么影响。但我事实是外行, 跟尾润色还需大师帮手,我如许做虽然为听戏的、演戏的着想,同时也为你这个写簿本的人筹算, 若是戏表演来欠好, 岂不是‘可怜无益费功夫’吗?”齐如山听他讲得如斯诚心, 也就不再对峙成见, 与大师一路研究若何润色加工了。簿本敲定后, 就进入了严重的排演。

  1922年正月十九,《霸王别姬》在北京第一舞台正式公演。梅兰芳饰虞姬, 杨小楼饰项

  羽, 姜妙香饰虞子期, 许德义饰项伯, 李寿山饰周兰, 迟月亭饰钟离昧, 李鸣玉饰刘邦, 王凤卿饰韩信, 钱金福饰彭越等等。在这个戏中, 项羽这个脚色原以架子花脸行当应工, 但杨小楼以武生应行。在《霸王别姬》中杨小楼充实展示了本人的奇特气概。这个戏里武打排场挺多,出格是九里山大战一场, 打的套子也多, 有藤牌手打开等,项羽的武击柝是吃重, 以致首场表演演完九里山一场, 杨小楼感应很是疲惫, 很想就演到这里打住, 无法报纸已登出演全场, 所以只能撑着演完。在演垓下之歌那一节, 项羽念那首诗: “力拔山兮气盖世, 时晦气兮骓不逝。骓不逝兮可何如, 虞兮虞兮奈若何! ”首场表演时是坐在桌子里边念的, 仿佛使不上劲。后来杨小楼设法添加身材, 设想泼酒扔杯后离座加用身材, 使表演愈加活泼。杨小楼以其精深表演艺术, 深刻地描绘出了项羽这位古代豪杰智勇双全、刚愎自用的性格特征。这个戏也成为他脍炙生齿的代表作。

  梅兰芳对此次与杨小楼的合作很是注重。后来他在《舞台糊口四十年》一书中特地用一章

  的篇幅来记叙《霸王别姬》的编演过程: “我心目中的谭鑫培、杨小楼这二位大师, 是对我影响最深最大的, 虽然我是旦行, 他们是生行, 可是我从他们二位身上学到的工具最多最主要。他们二位所演的戏, 我感受很难指出哪一点最好, 由于他们从来是演某一出戏就给人以完整的出色的一出戏, 一个完整的传染力极强的人物抽象。”梅兰芳借用唐代画论家张彦远在《历代名画记》里的一段话来评价谭、杨的艺术境地,他说:“‘ 顾恺之之迹紧劲联绵轮回超忽, 调格逸易, 风趋电疾, 意在笔先, 画尽意在。谭、杨二位的戏确实到了这个份,我认为谭、杨的表演显示着中国戏曲表演系统,谭鑫培、杨小楼的名字就代表着中国戏曲。”

  梅兰芳在服饰设想方面也很有创意, 他设想了虞姬穿戴的如意冠、鱼鳞甲的舞台抽象。梅

  兰芳在戏中的唱腔十分出色。戏中项羽败阵回营之前, 虞姬有一段唱: “自从我随大王东征西战, 受风霜与劳碌年复年年。何日里方得免干戈侵扰, 消却了众苍生困苦颠连。”起头用【西皮慢板】演唱, 但梅兰芳感觉这个场所慢条丝理地歌唱与其时严重的氛围不吻合, 于是改为【西皮摇板】, 获得了很好的结果。在项羽回营安歇, 虞姬出帐巡营时, 虞姬有一段【南梆子】唱腔: “看大王在帐中和衣睡稳, 我这里出帐外且散愁情。轻移步走向前中庭站定, 猛昂首见碧落月色清明。看云敛晴空, 冰轮乍涌, 好一派清秋光景……适听得众兵丁闲谈谈论, 口声声显露那离散之心。”梅兰芳在编演《嫦娥奔月》时初次创用【南梆子】新腔, 打破了青衣不克不及唱【南梆子】的旧规。在《霸王别姬》中, 他又把【南梆子】的速度放慢唱成三眼板, 美化了唱腔, 演唱时高音、中音、低音跟尾无踪迹, 唱得肌理丰盈, 乐音绕梁, 把虞姬此时此地的豪情天然地曲曲吐露而出。所以唱到这里, 剧场内必然掌声、彩声四起。最初虞姬自刎前唱死别短歌: “汉兵已略地, 八方受敌声;君王意气尽, 贱妾何聊生!” 梅兰芳唱得音带呜咽,悲恸欲绝, 唱到末句, 他一边掩面而泣, 一边身体向后仰去, 项羽正好揽住她的腰, 全剧的悲剧氛围推向了飞腾。

  在这出戏中念白和身材动作方面, 梅兰芳也做了细心的设想。例如项羽败下阵来, 虞姬向

  他关心地扣问, “今日出战, 胜负若何?”“大王身体乏了, 到帐中安息片时若何?”“备得有酒, 与大王消愁解闷若何?”“大王激昂大方悲歌令人泪下, 待贱妾曼舞一回, 聊以解忧若何?”连续四个“若何”,虽然总的情感是关心和忧虑, 但四个“若何”因为所指分歧、意义有所分歧, 腔调和情感也有些微的区别, 条理细腻。第一个“若何”, 欲知胜负, 显得孔殷;第二个“若何”十分体谅;第三个“若何”,无法中借以排遣;第四个“若何”,是强忍哀思、假作欢笑。梅兰芳念来恰如其分, 层层递进, 末句语音微颤, 凄凉动人。

  《霸王别姬》中有一段“舞剑”, 这是梅兰芳的一大缔造。在排练之前, 梅兰芳特地请了

  一位技击教师教他太极拳和太极剑, 他又向王凤卿学过《群英会》里的舞剑和《泰琼卖马》里的耍锏,他还请齐如山出点子。所以《霸王别姬》中的舞剑是对京戏中的跳舞和技击中的剑法加以提炼融合编制而成的。其难度还在于这段舞剑要符合剧情, 在漂亮舞姿的盘旋瞬息之间流显露哀思而强作欢颜的脸色。梅兰芳还成功地用京剧曲牌【夜深厚】来配这段剑舞, 使其凄惨中愈显悲壮, 音乐与跳舞浑成一体。

  梅兰芳与杨小楼台作时间不长,但他们合演的《霸王别姬》空前成功地演绎了一部豪杰与美

  人、和平与恋爱、生与死的人生悲剧, 给了观众强大的心灵震动和美感享受, 也为京剧舞台缔造了一个典范作品。后来, 梅兰芳与金少山、刘连荣等也合作表演过此剧, 其他名角也常演此剧, 并且久演而不衰。

  《梅韵玖声》举报

  荐:发原创得奖金,“原创奖励打算”来了!人生百味,有奖征文邀你共品!

  TA的最新馆藏

  136711

  罕见一见 二代三人同台献艺《三搜庵堂》

  长篇评线.口角相斗(上)

  名家名篇赏析:书坛泰斗张鉴庭

  中国京剧音配像《审头刺汤》(程砚秋 雷喜福 萧长华)

  杨宝森别号杨失伍

  陈朝红:程派的极致

  喜好该文的人也喜好

(编辑:admin)
http://islitherio.com/yxl/129/